環法倒數 random thoughts,夏季實驗,SRM 功率體驗營

上週末,環法前一週,傳統的歐洲國家冠軍賽。這是一些新出爐,會參加環法的國家冠軍:

法國:Sylvain Chavanel
丹麥:Nicki Sorensen
瑞士:Fabian Cancellara
西班牙:Jose Joaquin Rojas
比利時:Philippe Gilbert
英國:Bradley Wiggins
盧森堡:Frank Schleck

有些國家冠軍賽的參賽水平也許並沒達到一般 ProTeam 比賽水準 (盧森堡近年是 Schleck 兄弟換著穿,Slovakia 有誰可對抗 Peter Sagen)但上週末的成績還是可給我們一些環法前的線索:

~ 在聲明他會把國家冠軍賽當做重要目標後,Contador 沒有嬴計時賽(第三)和公路賽(第二)。第三和第二不壞,但我想 Contador 應不介意穿西班牙國家冠軍衫去環法吧。這是否代表他的 form 沒有那麼好,還是 Riis 不要他太早亮牌?hmmm…

~ Eddy Merckx 前幾天在訪問中除了表示不滿 Contador 案的進度,不滿 Contador 在 Giro 把單站冠軍當禮物送,也不滿 UCI 新的“無針頭” No Needle 政策。Eddy 說如果隊醫說選手要打針幫助恢復,那就該讓他們打針,說如果只用口服補給會讓腸胃不適。hmmm… 也許,七零年代是這樣。但我不知道 Eddy 對現在的恢復科技認識有多少?

~ 看完比利時冠軍賽後,還有什麼疑問 Gilbert 不只是目前最強的單日賽選手,更是最聰明的。今年在 L-B-L 他已 schooled the Schlecks,上週又給 Boonen 上課。我有預感 Gilbert 在環法第一週會很黃,可能沒什麼機會穿他的 driekleur 衫。Let’s see, 第一站,第四站 (他生日),第六站。。。

Gilbert @ L-B-L... he even had time to thank the boys.

 

 

 

 

 

 

 

 

 

 

 

David Millar dissing Bradley Wiggins. Millar 還是很不爽 Wiggins 去年離開 Garmin 加入 Sky。聽來 Sky 去年在集團裡也沒交什麼朋友。Millar 說如果 Wiggins 能再進環法前十名他會很意外 ~ 這是在 Wiggins 嬴 Dauphine 前說的。Well, 我們總可信任 Millar 給我們一些很辣的意見, 如 “What a nutter.”

~ Cadel Evans 是少數近年站上環法頒獎台而完全沒禁藥新聞的選手,這也讓我覺得他選擇在 BMC 是否是不很聰明?BMC 的前身當然就是 Phonak,隊總經理 Jim Ochowicz 和 Armstrong 有很長的歷史。有很多人和 Armstrong 都有很長的歷史,但 Ochowicz 對禁藥問題的反應不讓我太有信心,目前隊上和禁藥有關聯的選手比例也高

**我夏天騎車的量少很多,訓練主要目的主要以 fun 為主。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一定的 mental reserve 心理儲備可用來做訓練。我的通常在花東後就用完了。近年來的經驗讓我知道如果我不減量我的訓練就會變成惡性循環。

Screen-shot-2011-06-29-at-11.46.17-AM.jpg
我的 PMC: 藍色的線是 CTL,長期訓練量。

讓騎車有趣,現在是做一些實驗的好時候。我一直想做 force velocity test。。。Dr. Andy Coggan 的文章解釋如何用 force velocity test 來推測你的快肌 fast twitch 和慢肌 slow twitch 成份,也就是說可幫助你(理論上)了解你是那一型的騎士,你天生的強弱點。如 Coggan 所說,有了這個資訊有點是瞪著自己肚臍 ~ 又怎麼樣呢?如果做完這個測試後你“發現”你有 69% 快肌,是否就代表再怎麼練爬長坡都沒用?當然不是!但還是能滿足一些好奇心,也能在未來的訓練上有一些啟發。。。

要做這測試需要用 SRM (目前市面上其它的功率器的精密度和解析度都還不夠),計算機,阻力夠大的訓練台。

Screen-shot-2011-06-29-at-11.48.56-AM.jpg
Y-axis 代表 AEPF “平均有效踩踏力量” X-axis 代表 CPV “踩踏週轉速度”。點代表每次"衝刺”被 sample 的功率,@2hz 每 0.5 秒。每次衝刺約 4 秒。。。在 max effort 時 AEPF 和 CPV 基本上是很間單的直線反應。
Screen-shot-2011-06-29-at-11.46.53-AM.jpg
我的 force velocity test 的 quadrant analysis.

由於這是第一次做,我不太確定我的 protocols 用的很正確。但這測試有很大的 reproducibility 可覆製性,所以我計劃在夏天結束前再做一次。

**我們要幫忙 FSA 辦台灣首次的功率訓練營!8/19~21 在埔里。Be there!我們會準備 FSA SRM 功率器提供來參加的車友使用。我想 FSA 把 SRM 在台灣的價格合理化後,這類的訓練營,研習會等勢必要做的,不只讓車友了解為什麼要用 SRM,更要把正確的訓練概念推廣出去,因為,really,目前台灣有關功率訓練的資訓,不論質或量,都很糟糕。

我會擔任 camp leader,單模這次是協辦單位。雖然這次訓練營的內容和之前隊上辦的不同,但我想不變的是來埔里的車友會有很多 fun。

Fun, really, that’s what summer riding in Taiwan is all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