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環法第一週,環法新規則:綠衫

2011 環法第一週 random thoughts:

**每年環法第一週都很 nervous,摔車也不少。但今年的摔車是否更多?我不知道,但今年第一週,到今天第7站後為止,因摔車而需退賽背號尾數是 1 的選手已有 Brajkovic, Wiggins。Horner, Gesink 都有可能退賽。Boonen 已退。。。更不用說因摔車被影響的 GC 選手如 Contador,Hesjedal, Leipheimer 。。。選手總是抱怨路線不夠安全,但今年的幾次大摔車都是在寬又平的路段發生。第7站後 Bernie Eisel 抱怨說 GC 選手的隊不給 sprinter 隊 respect,太多 GC 選手的隊混在集團前面。他覺得這是為什麼集團這麼危險。

環法第一週,sprinter 的隊如 HTC 會把賽程當成自己的,覺得要爭 GC 的傢伙們沒事不要到前面攪局。Indeed, 能在環法最後 20km 平路段在集團前面需要騎近 60kmph 搶位不只要有體力膽識經驗還要有一些,hmmm,冒險精神和 craziness。

所以 sprinters 和他們的共犯不想看到 GC 選手和他們的保標在集團前亂事。而今年不只看到黃衫的隊友在前面,更有 Basso,Evans,Schlecks 和 Contador 和他們的朋友都要擠前。

So,這是蛋還是雞先?是因為不上道的 GC 隊搞的集團緊張,還是 GC 選手摔怕了所以(耗掉隊上寶貴資源)硬往前擠?

Anyways, 我一直覺得歐洲頂級賽事是 contact sport。。。Here’s Jens:“。。。There is no piece of my body without crash marks. We can start with both of my ankles, my calves, my knees, both sides of my hips and even around my belly. Both hands and fingers have been damaged, even stitched together. There was a time when my right ring finger was so swollen after a crash that for half a year I could not wear my wedding ring on that finger. There is road rash on both shoulders. I’ve broken my right collarbone three times and once my left. The three tendons that hold my collarbone to the shoulder had to have surgery. I broke my cheekbone, and have a hematoma on my brain.”

**看第一週單戰冠軍~Gilbert, Farrar, Evans, Cavendish, Boassen Hagen 就可看出環法第一週的路線設計是很 nuanced (Inner Ring 說的對,這比 90 年代的第一週要好看多了),讓每種選手都有機會(除了 pure climbers,但他們的機會未來兩週可多)。就連那種傳統的平路賽 (3,5,7站) 我都覺得很好看,從終點前 30km 看火車頭的形成(或瓦解!),看有什麼隊願意付出代價到前面去,或有誰不專心被 gap。。。

另外讓比賽很 exciting 的是新綠衫規則。單站現在只有一個中段衝刺,而點數比之前多出很多,有點名次也到 15 名。雖然環法主辦的用意很明顯:要嬴綠衫,就必需在每個衝刺點得分,不能再保留體力到終點,選手也不容易像 Hushovd 兩年前用打游擊的方式取分 ~ 綠衫就是給環法的“衝刺王”,但今年賽前沒有人確定新規則對比賽有什麼影響:集團會容許 breakaway 出去嗎,還是 sprinter 的隊要花很大體力控治集團,至少到中段衝刺?。。。

第一週下來,我想新規則是 success,讓比賽更好看(Gilbert 和 Hushovd 和 Cavendish 爭點!)

**第一站 Contador 和 Andy Schleck 和 Wiggins 實際是在同一時間通過終點。但比賽時間 Contador 落後 A. Schleck, Wiggins,(和大部分其他 GC leaders)1分14秒。這是因為 Schleck 和 Wiggins 在終點前 3km 內摔車,所以他們的比賽時間和其他在同集團未摔車的選手一樣。而 Contador 是被終點前約 8km 的大摔車擋到,所以 3km rule 並不能用在他身上:他的實際時間就是最後的比賽時間。

規則如此,但 SaxoBank 一度考慮正式向裁判爭辮,Riis 說 Contador 的時間應算只落後最前集團 34 秒,因為這是他被 Schleck 等人“擋慢”之前落後前面集團的時間差,既然他在最後 3km 被 Schleck 的小組“擋”下來,他在最後 3km 所掉的時間應不算。

Riis 後來沒有正式提出 appeal,也許他了解本身的論點就不很強,也許他知道現在不是給外界更多反 Contador 理由的時候。

反而是今年未能參賽的 Carlos Sastre 為 Contador 打抱不平,說通常 3km Rule 不用在上坡終點,而在第一站用 3km Rule 是對 Contador 極不尊重,看來有人要用不擇手段把 Contador 拉下來。

Hmm… 除了對“尊重”有著極過度敏感,我想邏輯也不是 Sastres 的強項:要說在第一站用 3km Rule 是針對 Contador, 等於說“有人”預先計劃先把 Contador 撩倒,然後再在最後 3km 安排一次摔車把 Contador 擋下來。

如不是一些 major 規則扭曲,Contador 現在也不應比環法:Bertie 應是規則扭曲的最大受惠者。如果我是 Contador  的支持者,如 Sastre,我可能不會控訴“有人”在扭曲規則害 Contador。

**說到規則被扭曲,有的時候並不是規則用的不對,而是只在某種情況下用的太對,在第二站 TTT 前 UCI 裁判乎然決定要對“坐墊必需水平”規則嚴格執行。之前比賽頂多要求坐墊要是平的,但在第二站前每部車坐墊都要在 UCI 量車架設備上量出完全水平(有幾個隊技師指出 UCI 的設備本身就不水平,所以量出來的坐墊實際是微前傾)。幾乎每隊都被迫在最後做調整,Astana 差點沒準時出發。

難怪很多隊經理火大:什麼時候不執行要等到全年最重要的比賽前,毫無警告下執行。UCI 的反應不改一慣官僚作風。從 Contador 案,到無線電,到車架認證,到水平坐墊。。。不難看到為什麼自行車賽事的最高執行單位很欠缺。。。公信,溝通意願或能力,執行的一慣性,and,um,被尊重。

**在 Eurosport 的轉播裡,Frank Schleck 沒離過 Leopard Trek TTT 隊型的最後一位。Leopard Trek 能在 TTT 得前幾名,還能在從 SaxoBank 賺幾秒,可說是 Cancellara 的單人秀。一個 world-class 選手,不管他計時賽有多糟(Schleck 應很高興今年只有一站個人計時賽),在 25 分的賽事,只能一路 (barely) 跟在最後。。。可想(或很難想像) Cancellara 在前面灑出什麼樣的瓦數。

**JV 指示讓 Hushovd 在 TTT 第一壓線而穿上黃衫。Hushovd 的回報?第三站穿黃衫 lead out 隊友 Farrar FTW (Slipstream/Garmin 有始以來第一個個人單站冠軍),第四站用大盤騎 Mur-de-Bretagne… 整週保住黃衫,Nice。再加上選沒什麼人聽過的 Navardauskas 參加環法(他在第一週的工作量就回本了)~ Jonathan Vaughters 目前應在車隊經理總成積排名第一,遙遙領先。

**看 Eurosport 轉播,就是要聽 Sean Kelly,聽他用很冷,很重愛爾蘭口音作的分析。第四站,他說(很冷)從過去比賽看來,沒有跡象顯示 Schlecks 兄弟有足夠快的戰術反應 (tactical quickness) 可在 Mur-de-Bretagne 上發動功勢。 Ouch。超級 diss!

**HTC 的火車在第一週的故障率算蠻高的 (第三,第五)。但 Cav 還是嬴了兩站,其中第五站是在他的火車頭出軌後 freelance 的勝。OK,他真的很快,但他一定要穿那雙黑色的鞋嗎?

今晚第一站爬山站! Hushovd 應不再穿黃衫,但會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