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環法第一休息天 Update ~ It’s Official: Idiocy is Universal (count me in)

在台灣騎車比賽總覺得台灣駕駛很危險,很白目。

但說真的,我一直懷疑不論在那裡騎車,久了,都會覺得 那裡 的駕駛很危險, 很白目。

今天看 TdF 第九站,我確定白目,危險,白癡的開車行為是很公平分佈在全球的,不分國界,不分膚色,不分文化,不管在多大的比賽,我們都可能看到:

0711 The Day After Update

昨天比賽完環法頭頭 Jean-François Pescheux 代表環法向兩位被掃到的選手 Johnny Hoogerland 和 Juan Antonio Flecha 道歉。Hoogerland 賽後說

“It might be a scandal but I don’t think they did it in purpose. Everything’s well taken care off over here but… you can be mad but I don’t think they did it in purpose。也許這是醜事,但我不認為他們是故意的。在這(環法)什麼都安排的很好但。。。你可很火大但我不認為他們是故意的。”

“I know that I’ll be in a lot of pain during the rest day. I hope I can recover. It’s a pity but I’m a Zeelander. We’re not easy to tear apart. I’m still alive. Wouter Weylandt wasn’t that lucky, 我知道在休息日(今)我會很痛。希望我能恢復。很可惜但我是 Zeelander,我們沒那麼容易被打敗。我還活著。Wouter Weylandt 就沒那麼幸運。”

之前我不很認識 Johnny Hoogerland, 只知道他是典型的 headbanger,不畏在比賽時單飛(有時看起來無俚頭的單飛),尤其是在 Giro di Lombardia 後段,喜歡車衣全開。。。現在我是 Johnny Hoogerland 車迷。

Hoogerland 的回應 puts me to shame。他沒罵這罵那(我們路人甲倒罵的很嗐),反而幫肇事者找台階。除了顯出他的 character 心地,也給我們難得一瞥看到在這等級比賽所需的心理建設 ~ 需要面對這麼多困難時,沒有人可 afford 負面,怨天扰人的態度。

昨晚看比賽,路人甲我的第一反應是開罵 (Idiot! 白癡!),就像平時在路上遇倒白目駕駛。我被 Hoogerland impressed 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最近(belatedly so)開始學習告訴自己:他(開車很糟的人)不是衝著我來的。。。不論他開的多麼糟,也非常不可能是針對我。如果是這樣,那我靠這靠那 f@# this F$#% that 的反應,不只沒有建設性,更 1) 不合理, 2) 很可笑, 3) 把自己落入和“他”們一樣的 level。

Anyways, 和自己講道理很簡單,但要改變負面的行為習慣,光靠我自己的意志力或理性,我知道,不夠,也不可能一下就發生。但我知道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Anyways, 昨天的 breakaway  ~ Johnny, Tommy, Juan Antonio Flecha, Casar (七年前 Tommy 穿黃衫的 breakaway 伙伴) 和 Lulu Sanchez ~ 實在是完美的組合。發生那麼不該發生的事,增加了比賽的 epicness。不是說這種事應發生,而是這種事一定會也一直發生: Human folly,tragic absurdity 是為什麼我們的運動這麼,um,uniquely BEAUTIFUL  獨特美麗的原因之一。

**今天是第一個休息日。大家都在問:為什麼今年環法摔車這麼多?

也許該問的問題是:今年環法摔車真的比往年多嗎?(記得去年的 “carnage”?

Cyclocosm 幫我們從 1997 起做統計。數字上顯示今年因摔車退賽的選手比例不能說高,反而在平均(有 198 參賽者時)下。

但今年大咖的摔車率和退賽率應是很高的。這也造成很多的討論。這些(網上)的討論(tweets, blogs, live updates) 也形成一種觀賽氣候,甚至 cyber hysteria,不是嗎?也許在 twitter 和 FB 時代看比賽就是這樣,但我們都可多用一點 Hoogerlandian 智慧,少一點 shrill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