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環法第二週:Roy (哇!) 最好看的環法

我的第二週環法英雄是 FDJ 的機械工程碩士 Jérémy Roy(哇!sorry can’t resist that one)。之前我們的功率分析已提到他。(下一個功率分析也會用他的數據)Roy 在 12 (4,088m 爬升), 13 (2,336m 爬升) 站連續兩天都是主要 breakaway 成員之一,而且是第一個過 Tourmalet (12站) 和 Aubisque (13站) 的選手。Conveniently,比賽時你可看到 Roy 的 SRM 即時數據

Roy 目前是 ’11 環法在 breakaway 里程數最多的選手,他至少在4站加入 breakaway,但只有在第13站他才真正有機會嬴單站。他過 Col d’Aubisque 山頂還和後面的 Moncoutie 和 Hushovd 保有超過兩分鍾的空間。

約 40 km 到終點,但幾乎都是下坡,兩分多時間差,連 Sean Kelly 都覺得 Hushovd 不可能追到 Roy,但 Thor 有其他想法,給我們上了“如何下山”的一課。Hushovd 這站嬴的實在很聰明~有誰想到一位 1.83m 83kg 的衝刺選手可嬴有 Col d’Aubisque 的環法單站?而且還是從 Aubisque 山底就攻擊!?

所以當 Thor 過 Aubisque 山頂,還落後 Roy 和 Moncoutie 時我是幫挪威雷神(sorry can’t resist this one either)加油 ~ 因為你總該為 underdog 加油。但當他把時間差切到不剩一分鍾時(he’s gonna do it!)Roy 變成 underdog。Yup, Sean Kelly 也有錯的時候。那時我的 allegiance 才換到 Roy。。。太晚了。

看 Roy 過線,我想,Is this IT? Are we watching the best Tour in years? 我們不是在看近年來最好看的環法?

看 Roy 過線,輕輕拍胸 (oh the heart!),向觀眾致意,我想,這不就是為什麼這運動這麼漂亮:環法只有一位總冠軍,每年最多20位不同單站冠軍,只有一件綠白紅點衫。so 對決大多數的選手來說“輸”vs“勝”或“失敗”vs”成功”的比例低的可憐,而 “pain” “suffering” “close call” “almost” 佔他們工作比例的決大部分。

另一位第二週環法英雄是 Rabbobank 的 Laurens ten Dam。在第14站摔車後,他說: 你不會因腫嘴唇退出環法。

Now,還有那一項運動的運動員像 ↑ 或摔斷鎖骨或被車在 +30kmph 撞進鐵勾圍欄縫33針後還繼續?或像 Chris Horner 在摔斷鼻骨腦震蕩後還爬上車騎完比賽(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那裡)?

不是摔車讓比賽很好看(我很討厭在 youtube 的摔車總集。。。有誰那麼變態去收集那些片段?),而是提醒我們這運動的 heroics 不限於讓人“熱血”的“攻擊”,“抽車”,雙手高舉的勝利等等。環法每天的得勝者名單應只是所有”英雄事蹟”的一小部分吧。做為一個愛看比賽的人,我們要看的不就是這些“英雄事蹟”?我們看越多,讀越多,聽越多,學習越多,投資越多,看比賽所得的回饋和滿足就越多。

對剛入門的觀眾,或“七月車迷”,看 Contador 或 Schleck “抽”掉對手或看 Cav 衝刺應是最好看(的確很好看)。就如不懂棒球的人可能只覺得全壘打或雙殺才有看頭 (if that),而真正的球迷~已投入數不清時間看比賽爬 stats 讀報導的人~則看到投手補手的佈局,打擊者如何保護本壘,野手選擇防守位置等等。也就是說,他或她已學習看到全壘打或雙殺的前因後果,欣賞比賽已不需要全壘打得滿足,而從是一些更 nuanced 的東西得到 satisfaction。同樣的,看到選手互相“廝殺”或看到主將衝出去的確很“熱血”,但如果看不到這些或覺得這些不夠多而覺得比賽不好看或選手很爛,不就像那些覺得棒球賽沒全壘打或雙殺就不好看的人~問題不是比賽不好看,而是看的人沒(學會)看比賽。

我相信如果我們願意盡力了解,比如,為什麼在某種狀況下一定會有 breakaway 出去,又為何這些 breakaway 99% 不可能成功,或為什麼有時 breakaway 要花一段時間才有正確的組合,為什麼 breakaway 的成員是這些人而不是那些人(看比賽最基本 101,really)~ 越了解比賽歷史人物政治文化背景,看比賽的樂趣就越多,不是嗎?

看比賽幹麼看的那麼累?就如“騎車幹麼騎的那麼辛苦”這種問題,除了一個“因為我喜歡”還有什麼其它答案?我只希望有更多人可分享這種樂趣,也只能對無法分享這種滿足的人表示惋惜:you don’t know what you are missing!

我覺得今年環法好看的原因之一就是有很多的故事,給我們機會認識不一定是“嬴家”的傢伙們:Hoogerland,ten Dam,Roy,Rolland。。。現在看環法有直播,有文字 update,有很多 blogs,有很多選手的 tweets,甚至 SRM Live,還有 Google Translate (只要把“種族”換成“比賽” :))。。。比幾年前只能看 ESPN 或交通台 (put them on mute),報導只限 Cyclingnews 或 VeloNews 要幸福多了,現在看比賽實在很難不長進!

**要一窺歐洲賽事內幕,Inner Ring 已成為 must read:前幾天他寫到受民愛戴的英雄不一定在集團中有好的評價。Voeckler 和 Hoogerland 就是好例子(尤其是 Tommy V., 第九站後 Flecha 對 Voeckler 的騎法頗有微辭

我們看的很爽的“攻擊” ”積極” “熱血” 很可能是其它選手眼中的愚蠢奸詐無俚頭。想平時總是在團練亂抽或在比賽 breakaway 中裝死然後在終點前衝出去的傢伙。。。you get the idea。

**昨天第15站看來好像是典形的 transition 站,應是 relatively easy day 可讓選手有機會喘口氣,結果因為很強的 tailwind 順風讓比賽變的很難,很緊張。George Hincapie 說15站很 brutal, 比很多爬山站還難,整天都在幫 Evans 卡位。

在螢幕上看來集團騎的很輕鬆?“看來”。。。NOT!

**Lars Bak 和 Danny Pate 是 HTC 火車頭前的火車頭。提到 HTC 的火車頭,你可能會聽過Renshaw, Eisel, Goss, Martin 等等。但沒有 Lars Bak 和 Danny Pate 在前面騎 hours after hours 幾小時的 hard tempo,後面的火車頭跟本無機會出站。這樣的選手爬坡不一定很強,衝刺不一定很行,但環法隊的成功往往依賴他們,而他們的勞力往往被忽略~最後衝刺前他們早已被拋到後面好幾分鍾。Bak 和 Pate (像 Leopard Trek 的 O’Grady 和 Voigt,看他們在第 12, 14 站)能被派在集團前 and just go,day in and day out。這是很獨特,也是 highly prized 的能力。

他們的工作有多難?第13站,Bak 難得有機會在集團前為自己爭一些榮譽。他最後在 Roy 後得第四,說在比賽中”吃自己的屎十次” :

“I had to eat my own shit 10 times. A fourth place was the maximum I could get out of it on a semi-mountain stage like this, “said Lars Bak, who would not give up.

“You are fighting to the line. There is live television, and it is the Tour de France. There you should just go deep. ”

**Pyrenees 後,GC 狀況沒有明亮化。Schlecks 兄弟的表現已有很多猜測和批評,因為很難不把他們看為 Pyrenees 的大輸家:是他們沒把握機會?還是他們已在 performance limit 體能極限? maybe a little of both?

我覺得今年我們看到的應是比較“正常”的比賽,我們不應再期望看到 Armstrong 式的騎法。Schlecks 的戰術的確有改進空間,但我不確定他們的 performance 還可更快?Ross Tucker 在 Science of Sports 說,那種在最後一個坡 6.3w/kg 的攻擊時代已過 ~ and 這是好事。

************************************

Up Next: 入山後功率分析 : Roy,Anker Sorensen,Schlecks。。。為什麼目前我們還沒有在最後的坡看到超過 6w/kg 的表現。